户田真琴的作品

户田真琴的作品

缓者,迟之之谓也。然而用之得宜,虽重两不见多;用之失宜,虽止用数钱未见少。

 盖肾水非得酸不能生,山茱萸味酸又温,佐熟地实有水乳之合。 是书删《神农》原本者十之三,采《名医》增入者十之二,总欲救济生人,非好为去取。

总之燥是水火不交之耗气也,故有寒燥、有热燥,而热燥尤多,则以其火就燥故也。譬如,微苦者有温心火之药,而大苦则反寒,故微咸者,皆秉寒水之气,而大咸则变热。

据气与数合论之,则知人参生于阴,而成于阳。然即以气味论,甘苦中含有生发之气,亦只成为由阴出阳之气味问曰∶人参不生于东南,而生于北方。

嗣后医者多有附会,是《本草》在可信不可信间,近更创扬异说,竞尚阴寒,杀人草木中,世未识也,予甚悯之。涩剂之用或疑涩剂,古人皆以涩为事,吾子反用滑于涩之中,岂亦有道乎。

妙在用山药于八味丸中,山药入肾者十之七,入心者十之三,引桂、附之热,多温于肾中,少温于心外,使心肾二火各有相得,而不致相争,使肾之气通于心,而心之气通于肾,使脾胃之气安然健运于不息,皆山药接引之功也。 用心者,取其以心入心心神;莲子心用以清心火;竹叶心亦能清心火,是皆以心入心之义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