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桐光的所有作品

朝桐光的所有作品

再诊其脉,虽有起色,而仍不任重按。故治此等证,若葶苈、皂荚诸猛烈之药,古人虽各有专方,实不可造次轻用,而清火解毒化腐生肌之品,在所必需也。

麦芽为谷之萌芽,生用之亦善将顺肝木之性使不抑郁。况大气原赖谷气养之,其人既常恼怒,纳谷必少,大气即暗受其伤,而易下陷也。

诚以得此证者,往往因治不如法,致日夜吐泻不已,虚极将脱,危在目前。盖其愤激填胸,焦思积虑者已久,是以有斯证也。

其脉弦而有力,知其下久阴虚,肝胆又蕴有实热也。待炙至脐中发热,小便自通。

或问∶黄为补肺脾之药,今谓其能补肝气何也?今邑中日服生硫黄者数百人,莫不饮食加多,身体强壮,皆愚为之引导也。

胞妹××,年四十余岁,体素瘦弱,久患脾胃湿寒,胃脘时觉疼痛,饮食减少,常作泄泻,完谷不化。寒饮结胸短气,似觉有物压之;大气下陷短气,常觉上气与下气不相接续。

Leave a Reply